:::

週日 20:00~21:00客家愛轉夜了

撥出時間: 2020-10-18 20:00 2020-10-18 Queen of Salsa-Celia Cruz

2020-10-18 Queen of Salsa-Celia Cruz

【Qué Tal Hakka! 拉客時間】

在今天節目當中,特別介紹騷莎天后(Queen of Salsa),他名字叫西莉亞•克魯茲(Celia Cruz),出生於1925年10月21日哈瓦那市,克魯茲是古巴歌手,也是20世紀最受歡迎的拉丁藝術家之一。首先來欣賞一首他早期的成名曲,到現在還是許多音樂人喜歡唱的Quimabara。
我們挑選一首西莉亞天后的歌La vidaes un carnival (人生就像嘉年華)一起欣賞他的歌詞:
Todoaquel每個人
Quepienseque la vidaesdesigual若認為生活是不平等的
Tieneque saber que no esasí你必須知道不是那樣的
Que la vida es una hermosura生命是美
Hay que vivirla必須活在當下
Todo aquel每個人
Que piense que está solo y que está mal若以為自己很孤單,錯了
Tiene que saber que no es así你必須知道不是那樣的
Que en la vida no hay nadie solo生活中沒有一個人孤單
Siempre hay alguien總有人
Ay, no hay que llorar (No hay que llorar)是的,你不必哭(你不必哭)
Que la vida es un carnaval人生就像嘉年華
Que es más bello vivir cantando歌唱會更加美麗的
Oh ay, no hay que llorar (No hay que llorar)哦,你不必哭(你不
必哭)
Que la vida es una carnaval生命就像嘉年華
Y las penas se van cantando歌唱悲傷就會離去

西莉亞•克魯茲(Celia Cruz)在1950年代在古巴就很受歡迎,當地樂迷稱他叫“古巴瓜拉切拉女后(La Guarachera deCuba)”的綽號。隨後的幾十年中,由於克魯茲在美國對拉丁音樂的貢獻,她在國際上被稱為“薩爾薩女王”或“拉丁音樂皇后”。
早期她在家鄉古巴開始了自己的職業生涯,並加入音樂團體Sonora Matancera,歷時15年(1950-1965)的音樂生涯。克魯茲掌握了各種各樣的非洲裔古巴音樂風格。我們來欣賞他一首最具有代表性的歌曲歌名叫做Guantanamera (關達那美拉島嶼的姑娘)。
【Donde Rita, Donde Tito捱在哪、你在哪】
可惜的是,1960年代初,古巴革命使音樂產業國有化之後,克魯茲離開了祖國,成為流亡的古巴藝人定居在美國,不過克魯茲未因此停止她對音樂熱衷,而繼續她的職業生涯,1960年代,她與鐵托•普恩特(Tito Puente)合作。在1970年代,她經常與Fania All-Star一起現場直播,並與Johnny Pacheco和WillieColón合作,並與莎莎流派緊密相關,“Quimbara”之類的熱門歌曲就在當時發起。來欣賞一首克魯茲與索諾拉樂團的歌曲歌名叫做”Saoco”。
【Tu Casa, Mi Casa恩俚个屋】
儘管克魯茲的父親反對她投入音樂之路,父親希望她能當文學老師,但是,她一位老師曾私底下告訴她,演藝人,一天就可以賺到古巴大多數教師一個月的收入,這下可【玩】了。克魯茲在1950年,加入古巴SonorMatancera樂團,樂隊的第二個號手就是克魯茲遇到了她未來的丈夫佩德羅•奈特。她贏得了“布隆丹加”的第一張金唱片,1957年首次飛往美國領取該獎項,並在紐約公開表演,如此受到尊重,從此起了念頭:有一天重返美國擁抱自由。
在1960年7月15日,在古巴革命之後,當時,克魯茲已經是名聲響亮的歌手,曾經在一個古巴企業家舉辦的晚宴邀請克魯茲表演,中場總理卡斯楚抵達現場,卡斯楚要求克魯茲過來跟他打招呼,但克魯茲拒絕並沒有答應而得罪了卡斯楚。卡斯楚新的古巴政權不贊成該團體接受在國外工作的提議,特別是在美國。因此,卡斯特羅政權任意禁止她返回古巴,但克魯茲從未想過她再也不會踏上古巴的土地,因為她熱愛自己的祖國。
1961年,克魯茲(Cruz)離開古巴前往美國訂婚。在此期間,克魯茲開始在沒有樂隊的情況下在洛杉磯進行表演,1962年,克魯茲當年結婚,克魯茲和索諾拉(Sonora Matancera)開始進行許多表演,當時克魯茲以黑膚色和紅色厚唇及鮮豔的古巴傳統服裝站在舞台,很容易引起外國人的矚目,因此也赴美洲之外的巡迴演出,訪問了歐洲和日本,與蒂托•普恩特(Tito Puente)一起演出,她以著名的口頭”Azúcar”(糖,指的是音樂甜美的意思)加上她最擅長的騷莎曲風廣泛吸納了全世界各地樂迷熱情擁抱和支持,我們來欣賞一首「紅厚唇」”Bemba Colorá”。
克魯茲與索諾拉•馬坦特拉(Sonora Matancera)結伴了十五年,1965年克魯茲離開了索諾拉(Sonora Matancera)樂團,開始展開她個人演唱事業,當年,克魯茲已經成為美國公民。她的音樂影響了其他的拉丁裔的藝人,成為了他們的精神領袖,一首歌帶她到演藝生涯的高峰「我復活了」”Yoviviré”。
1990年,克魯茲設法返回古巴。她應邀在關塔那摩灣海軍基地作了介紹。當她離開這個演講會時,她從古巴拿出了幾克泥土放在一個袋子裡,要求在她一天離事時將它放棺材裡。1994年,她獲得了當時的總統比爾•克林頓(Bill Clinton)頒發的“國家藝術基金會”獎,這是美國政府授予藝術家的最高榮譽。克魯茲她的一生,真是多采多姿,悲歡離合,生死愛恨,到了盡頭世人給她的評價宛如這最後一首她唱的歌名「我真幸運」”La Dicha Mia”。

播放歌曲

1.Quimbara(Celia Cruz演唱)

2.La Vida Es Un Carnaval(Celia Cruz演唱)
3.Guantanamera(Celia Cruz演唱)
4.Saoco(Celia Cruz演唱)
5.Bemba Colorá(Celia Cruz演唱)
6.Yo Viviré(Celia Cruz演唱)
7.La Dicha Mia(Celia Cruz演唱)